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“买不到,就算买到了也不发货。”

2月25日,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以涉嫌诈骗罪,对涉嫌口罩诈骗的练习生黄智博提起公诉。这名22岁的艺人,在疫情防控期间通过在网络发布口罩销售的虚假信息,骗取他人11万余元后,拉黑失联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“口罩荒”的焦虑之下,人们开始尝试在线上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口罩,类似的骗局却在近期反复上演。

“口罩陷阱”中,有人付款后遭拉黑被骗,也有买到 “三无”口罩,而始终无法发货的口罩迷局背后,还隐藏着截留货款成“资金盘”的风险。

1

陷阱一:朋友介绍货源,却被骗116万

“简直是肆无忌惮!我找上门跟他对质的时候,这个骗子还在继续诈骗下一个受害人!”深陷口罩骗局、损失超百万元的深圳市民谢锐提到自己被骗的经历,仍然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2月初,眼见各地出现一罩难求的局面,深圳市民谢锐在家人和朋友的委托下,开始四处寻找口罩资源。

“药店、医院都问了,哪里都没有口罩。村子越管越严,不戴口罩家门都出不去。”眼看着口罩用一个少一个,而疫情又不知何时能够结束,谢锐十分焦虑。

2月9日,事情似乎迎来了转机。相识多年的朋友文某主动联系上谢锐,称自己舅舅开口罩厂,可以提供大量口罩现货。文某发来的口罩生产企业信息显示,生产方是江西省蓝康实业有限公司,法人姓名是陈永泉。该公司拥有食药监械生产许可证,经营范围包括一、二类医疗器械,以及无纺布加工与销售。

经过和文某面聊,并看了他提供的样品,谢锐选择信任文某。他和朋友共11人,收集了上百人的口罩需求和资金,分三天向文某共计支付了116万余元,以2.9元的单价购买了44.5万只医用外科口罩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谢锐向文某的转账记录。

约定发货时间刚到,文某就给谢锐发了一段几个人在用大纸箱装货的视频,并留言“晚12点左右货物就可以运到深圳”。

然而,期待的收货最终落空。没有收到货的老谢急了,拨通了蓝康实业的电话,却被告知,对方根本不清楚文某以及这笔44.5万元的订单。

2月14日一早,谢锐找到文某当面对质,文某称联系不上舅舅,也无法承诺退款或者重新发货。

发觉自己被骗,老谢没有犹豫,当晚就将文某送到深圳荷坳派出所报案。记者从深圳公安龙岗分局了解到,目前文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谢锐向深圳市公安局荷坳派出所报案回执。

而在这场文某所策划的口罩骗局中,谢锐并非唯一的受害人。甚至就在被谢锐找上门当面质问的时候,文某又达成了一笔“交易”,从另一位受害人邱先生处用相同的套路骗走了6万元。

“在被上一个受害人当面追责的情况下还在谋划行骗,简直只能用猖狂来形容!”邱先生感慨。

2

陷阱二:订购39万元海外口罩,五次延期发货未见实物

“我快被这些口罩群逼疯了。”自疫情发生以来,深圳企业家李华就通过各种途径尝试采购口罩,然而,二十多天以来,她反复重复着熟人介绍、拉群对接、开证明、打款、等待发货……结果一个春节过成了“口罩年”,却最终“一个正经口罩都没拿到”。

在李华微信里,如今有近十个口罩采购群,里面既有口罩团购群,也有类似于韩国口罩代买等海外代购群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代购向李华提供的口罩质检报告。

“最开始接触的就是这位。”指着手机代购群内的人士,李华告诉记者,大年初二,由于了解到深圳光明区一线防疫的工作人员对于口罩的需求很大,决定想办法采购口罩进行捐赠。

经过两天时间紧锣密鼓的联系,经过朋友介绍,李华与成都宁女士“搭上了线”。这位商家在电话里自称自己也有口罩厂,不过已被政府征走,但手头有“全国最大的口罩进口资源,可以提供一部分货”,并强调“全国其他地方根本找不到”。

随后,该供应商向李华推荐了一款产自越南的口罩,外包装上注明是“医用防护口罩”。销售方强调该口罩“四层防护,内部价3.9元/个,有现货。”

眼见立马能拿到口罩,李华起初有些激动,但是,对方随后提出的一个要求,让李华起了疑心,“不签合同,打款到私人账户。”该卖家在群内反复强调,自己的口罩是现货,立刻打钱次日一早就可空运发出,并保证有质量问题可以退款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李华当晚向对方转账39万元。

“急着要,想不了那么多。”李华在2月7日早上9点,通过银行转账向对方转去了39万元,打算订购10万只口罩。然而,两个小时后,对方却要求李华提供政府出具的证明才能过关,但却并未提及这批口罩究竟在哪里海关。

经过一上午折腾,李华申请到了光明区的证明后拍照发给对方,对方才称可以发货。为了追踪这批货物,李华向对方索要货品清单和货运单号,但遭到拒绝。第二天,李华并未收到口罩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李华向深圳光明区工业和信息化局申请到的采购口罩证明。

几天来,每天一早李华便在采购群里询问口罩的运输进度,但均被各种理由拖延。“太忙了,已经发货了,暂时拿不到单号”“货已到深圳,但是落地周转和派送需要时间”“空运太麻烦,重新走陆运会快点”……

经过前后近五次延期发货,终于,李华失去了耐心,在群里向对方质问,她和对方在电话、微信上磨了整整一宿,当天夜里十一点多,对方最终转账退回39万。

拿到退款后,第二天,一位陌生男子打通了李华电话,“你是不是退了39万,我这里有一批口罩,你还需要吗?”

还没来得及疑惑该男子为何有自己号码,求罩心切的李华又在一天之内向对方转去28万,预定7万个口罩。

几天的经历让李华身心憔悴,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设计好的“口罩圈套”。2月18日回到深圳后,李华第一件事就是前往光明区公明派出所报警,将39万和28万的口罩纠纷一起报案。经过派出所民警的协调,李华已追回大部分款项。

回望过去近一个月,李华仍不觉感慨,自己做生意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过这么疯狂的“产品”,“所谓的‘资源’都不清不楚,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提出过签销售合同,且都要求走私账。”

近日来,各地也不乏李华类似的遭遇。不少人的微信朋友圈中出现了销售口罩的信息,来源包括国外代购、内部渠道、自行囤货等。

在各类二手平台上,以“口罩”为关键词,也可以搜到大量销售口罩的个人或商户。而这些通过朋友介绍,或在网络平台通过私人购买的口罩,则普遍存在延迟发货的情况。

在扑朔迷离的口罩骗局里,套路基本相似,骗子在 QQ 群、微信群中发布售卖口罩的虚假信息,引诱受害者上钩。谈好交易后,骗子会以 “不能货到付款”“货品抢手”“需要定金” 等为由要求受害人先付款再发货,等受害人付款后拖延发货,甚至直接拉黑。

3

陷阱三:截留资金,创造“口罩”资金池

在近日媒体披露的口罩诈骗案件中,目前各地公安机关已查处的“朋友圈口罩诈骗”主要包括无货骗取资金和制售假口罩等案件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真假口罩对比。左为双层无纺布口罩,右为普通一次性三层口罩。

“骗子、假口罩,买一圈口罩,才知道有这么多牛鬼蛇神。”在上海从事电子商务的阿威也是在1月底陷入这场“口罩”迷局,一个月内,阿威仅在1月底真正买到过普通医用外科口罩。

在阿威看来线上订购口罩不同于过往可以去线下跑工厂,而“视频验货”则是一种毫无质量保证的模式,常常遇到货不对版的情况,“最夸张的和纸一样薄”。

阿威所指的假口罩,在此次网络口罩销售热中并不难见。近日,多位消费者向记者报料其近来买到了“三无”口罩的经历,该类口罩通常仅有一层,且外部包装并无任何产品信息,仅用英文写下“facial mask”。

网购口罩延期发货,是骗局一场吗?

消费者所购买的“三无”口罩。

“一般是三层,最关键的是中间的熔喷布,能起到阻挡飞沫的作用。”广州一位口罩厂家经营者告诉记者,目前其所生产的医用外科口罩是非无菌型的一次性三层口罩,仅有内外两层无纺布的口罩实际上无法达到防护作用。

阿威告诉记者,目前来看,除了根本不发货以及售卖三无产品的,最让人头痛的还是“延迟发货”的情况。

在延迟发货的口罩骗局中,除了直接拉黑或拒绝发货的,还有一种相对较为“安全”的退出机制,那就是利用延迟发货的时间差赚取高额差价。

“这些商人的目标不是口罩差价,而是口罩时间差。”一位代购者告诉记者,以朋友圈一只口罩3元为例,一些投机分子通过微信、微博、抖音、闲鱼、QQ群等大量散布购买信息广告,吸引大量购买者。而这类口罩销售往往会设置一个最低起售量,数量从100到500不等。

“即便一个人只买100只,有100人就能截留出3万元的资金池。”该代购表示,随着人数的增加以及购买数量的增加,资金池将会越滚越大。手握资金的他们会以“防疫需要”或“物流不通”等各种理由延迟发货。

这些“中间商”的目的就是等到口罩产能恢复大量上市时,再以1元甚至更低价格买下合格口罩,正常发货,并从中赚取差价。这对于投机商来说是一种相对安全的 “商业模式” 。

“这种模式类似于炒期货,相对于诈骗和直接拉黑法律风险更小,但结果是每一个参与其中的购买者都吃了哑巴亏。”阿威告诉记者。

对于目前频现的网络口罩销售乱象,广东禅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邹佳旺表示,目前各类代购行为中的主要风险在于毫无合同约束,常见的线上合同中的单价、数额、交货日期及违约金都无法确定,一旦发生违规行为,消费者维权成本巨大。

2月25日,国家发改委社会司司长欧晓理在发布会表示,目前,全国口罩日产量超过了5400万只,比春节假期刚刚结束时提高了近3倍,部分缓解了紧张局面。

“口罩荒”的日子有望结束,但口罩诈骗乱象所遗留的问题仍在继续发酵。25日,谢锐告诉记者,尽管嫌疑人已被刑拘,但骗取的116万元货款却没了音讯,自己正想方设法追回损失。

(来源:广东刑警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。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